中國工程院院士賙濟

  小米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雷軍

  圖靈獎獲得者約翰·霍普克羅夫特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陳肇雄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

  中歐論壇創始人高大偉

  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峯

  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學教授高文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埃裏克·馬斯金

  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局長杜佔元

  中國通用技術集團董事長於旭波

  曙光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歷軍

  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

  騰訊集團高級副總裁奚丹

  中科寒武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CEO陳天石

  中國工程院院士、阿里雲創始人王堅

  360集團董事長周鴻禕

  智慧智謀 第五屆世界智能大會現場各類最新式智能設備悉數亮相

  中國工程院院士賙濟

  智能製造是第四次工業革命核心技術

  昨天,中國工程院院士賙濟在世界智能大會高峯會上發言指出,智能製造是推進製造強國戰略的主要技術路線。

  “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與先進製造技術,深度融合所形成的新一代智能製造技術,成為了新一輪工業革命的核心技術,成為了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核心驅動力。”他説。

  “智能製造系統主要是由智能產品、智能生產和智能服務三大功能系統以及智能製造雲和工業互聯網絡兩大支撐系統集成的。”賙濟表示,智能製造也是一個不斷演進的大系統,包含了智能製造三個基本範式──數字化製造,這是第一代智能製造;數字化網絡製造或者叫“互聯網+製造”,這是第二代智能製造;第三代智能製造,也就是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製造,也稱之為新一代智能製造。

  “我國必須充分地發揮後發優勢,實行‘並聯式’的發展方式,也就是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並行推進、融合發展’的技術方針。”他説,今後15年,是智能製造發展的關鍵時期,中國製造業必須要抓住這一機遇,集中優勢力量進行一場決戰,實現中國製造業的開道超車、跨越發展。

  小米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雷軍

  用“互聯網+”為智能製造提供解決方案

  在昨天的主題演講中,小米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雷軍分享了小米在智能製造方面的實踐經驗。雷軍表示:“利用互聯網技術的小米模式曾經制造了很多終端產品,今天我們用小米模式來做設備、做智能工廠的解決方案,更深地植根製造業,幫助整個製造業提升效率。”

  11年前,小米作為一個製造業外行,開始用互聯網技術和模式來幫助製造業轉型升級。為了幫助合作伙伴進一步提高產品品質和製造效率,4年前小米在實驗室構建了第一代智能工廠,希望在消費電子生產領域裏做到完全無人生產。雷軍表示:“去年年初,小米的第一代智能工廠正式落成,完全實現了黑燈生產。我最自豪的是,除了個別設備以外,整個全無人制造工廠裏的設備全部是自研和小米投資的公司自研的。”

  雷軍表示,小米實驗室級別的工廠正在構建第二期,是聯產1000萬台超高端智能手機的工廠,預計在後年年底落成。“小米已經創辦了10年,我們希望在未來10年裏,小米能為整個中國製造業作更大的貢獻,更深地介入中國的智能製造。”

  圖靈獎獲得者約翰·霍普克羅夫特

  人工智能發展的核心是人才

  “世界經歷了農業革命、工業革命,現在正在經歷信息革命。人工智能成為推動信息革命的主要力量。”高峯會上最年長的發言嘉賓、圖靈獎獲得者約翰·霍普克羅夫特在主題演講中表示,人才教育將在人工智能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

  約翰·霍普克羅夫特認為,各國都需要培養人工智能人才。“首先,人工智能是個黑盒子。我們不知道人工智能程序是怎麼作出決策,比如用人工智能給本科生考試打分,但是人工智能的算法不會給學生解釋原因。其次,可能存在偏見。現在一些高層職位主要由男性來擔任,那麼人工智能的算法可能就會依此進行推薦。再次,也可能產生意外結果。如果問人工智能程序,如何能消滅新冠病毒,它的回答可能匪夷所思。”

  談到人工智能的未來,他説:“將常識融入人工智能程序,需要根本性的新思路,這也意味着教育很重要,未來將有更多公司加大投入培養人工智能人才。”

  約翰·霍普克羅夫特建議,關注教學質量是中國必須要做的重要事情。中國需要提升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領域本科教育水平,擴大其規模,並將教學質量納入大學校長的評估標準,培養智能化時代所需要的人才。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陳肇雄

  人工智能正在引發鏈式突破

  “人工智能的深遠影響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關鍵技術加速突破、智能產業迅猛崛起、基礎設施加速完善、安全問題更加突出。”昨天,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陳肇雄在高峯會上分享了他對實現智慧賦能的看法。陳肇雄認為,當前,人工智能正在引發鏈式突破,推動各行業、各領域,從數字化、網絡化,向智能化加速躍升,引領經濟社會發生深刻變革。

  陳肇雄表示,要打造智能科技創新和原創技術策源地、智能科技產業創新鏈,一是推動技術協同攻關,以增強原創能力為重點,瞄準基礎前沿領域和關鍵瓶頸技術,加強技術合作,深化產學研用結合,推動產業鏈上下游聯合攻關,構建創新生態,共同推動人工智能、基礎理論、方法、工具、系統等取得變革性、顛覆性突破。二是推動基礎設施升級,加快智能計算終端建設,協同推進開源生態構建,提升人工智能計算公共服務能力,推進建設國際領先的人工智能基礎設施體系。三是打造智能應用方式,面向經濟社會發展需求,探索多元化應用場景,推動生產生活智能化、公共服務智能化、社會治理智能化。四是兼顧發展與安全,堅持底線思維,履行社會責任,嚴格踐行人工智能倫理規劃,共建安全高效、健康發展的人工智能治理生態。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

  助力天津製造業立市

  “壺中日月長多少,閒步天津看往來。”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在主題演講時稱,參加今年的世界智能大會是閒步天津。之所以用“閒步”,是因為三年來天津已經成為聯想全球總部兩個園區中的一個。他表示:“聯想將發揮自身在智能化實踐過程中建立起來的技術以及服務能力,助力天津製造業立市和數字天津建設。”

  楊元慶認為,推動中國製造整體產業的升級,離不開新IT基礎設施的支撐和賦能作用。聯想正在從“端、邊、雲、網、智”五個維度全面發力,把這些實踐中的經驗產品化,形成解決方案和服務。所謂端,就是各類智能終端,以及各類傳感器和物聯網終端的設備,邊是邊緣計算,雲是雲計算,網是5G,高速的光纖網絡,智是基於前面端邊雲網架構以及先進的大數據工具和人工智能的算法所能達成的各行各業的智能。

  “我們與天津市政府簽署了‘十四五’時期的戰略合作協議,進一步擴大在天津的業務,力爭用三年的時間將業務規模再翻一番。”楊元慶表示。

  中歐論壇創始人高大偉

  思考“認知城市” 建設智慧城市

  “今天無法親身到達天津,但我的心和大家連在一起。”在昨天的高峯會上,中歐論壇創始人高大偉在大屏幕上通過裸眼3D影像技術驚豔亮相,講述他對於智慧城市的獨特見解。

  “多虧有了現代科技,今天我能和大家聚在一起,非常開心。”高大偉説:“我剛剛和朋友出版了一本關於天津的書──《靈感天津》。在這本書裏,講述了天津的歷史和豐富多彩的現在,也講到了意義重大的世界智能大會。”

  提到科技進步,人們會談到機器人技術、納米技術以及其他一些先進技術,但高大偉認為,“必須要記住的是,我們生活的世界已經不僅有4個戰略維度,而是5個,第5個維度就是網絡空間。”

  “人口增長及人口預期壽命的提升,對城市發展規劃帶來重要思考,最終要落腳於建設可持續發展的智慧城市。”高大偉説:“在智慧城市裏,人們所使用的能源將得以合理生產,水資源需要智能管理、智慧出行得以實現……城市將建立在數據基礎之上。我們要引入‘認知城市’的思考,來建設未來宜居的城市。”

  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峯

  人工智能讓社會更有温度

  “人工智能賦能新發展,不僅是提升管理效能,也將使整個社會變得更加有温度。”在昨天的高峯會主題演講中,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峯以《不斷深入的AI賦能──從社會服務到企業數字化轉型》為題,分享了他的觀點。

  隨着人口老齡化趨勢越來越嚴重,如何關懷空巢老人?人工智能在其中發揮着越來越不可取代的作用。劉慶峯提供了一個案例:“科大訊飛的一個系統,在半年多時間裏,在4個區開展試點,對1300多户重點關愛人員提供人工智能服務,累計提出了2185次重要警告。比如,當老人在家裏突然摔倒時,系統會自動報警。如果有老人離開家,系統發現後台數據不對,也會馬上通知他們的家人。”

  從科技養老到智慧醫療、智慧教育,人工智能讓社會變得更有温度。“今天,中國在全世界具有獨一無二的技術優勢,還有非常強的規模化應用優勢。未來,掌握了人工智能制高點的國家和民族,將掌握全球價值鏈的話語權,讓人民生活越來越幸福。”劉慶峯説。

  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學教授高文

  “數字視網膜”讓城市更智慧

  “城市大腦是什麼?它是智慧城市的一個綜述系統。在這個系統裏面,有計算的部分,就是指腦;有感知的部分,比如眼睛、觸覺。觸覺是指埋在地下的管線,眼睛就是城市各個角落的攝像頭。現在,城市大腦發展正在經歷由舊到新的演進,如何完成這種轉變,用好城市大腦,正是我們的任務。”昨天,在世界智能大會高峯會下半場,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學教授高文率先發表主題演講。

  高文説,最理想的城市大腦是一個AI的集羣系統。“我們希望有一套系統,能像人的眼睛一樣,看到的東西傳送到大腦是非常有限的信息,但是又足夠進行判斷認知和決策。我們把這樣的系統叫做視覺編碼。採用視覺編碼系統演進出來的東西,叫做數字視網膜。通過這項技術,可以使智慧城市往前邁進一大步。”

  “目前,這個系統我們已經進行了應用驗證,利用數字視網膜系統可以提高道路的通暢率,信息的流動速度更快,所耗費的存儲更少。”高文表示,數字視網膜為城市大腦的感知系統提供了一個新的節能又高效的解決方案,希望對這個概念有所瞭解後,在設計城市大腦的時候進行更多應用。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埃裏克·馬斯金

  區塊鏈是令人激動的技術

  “區塊鏈技術是近10年來出現的最令人激動的技術之一。”昨天的智能大會高峯會上,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埃裏克·馬斯金通過視頻連線對大家説,“不幸的是,在區塊鏈應用方面最著名的是比特幣以及一些其他加密的貨幣。但這是非常糟糕的一個做法,幸運的是,區塊鏈還可以有更好的用途。”

  埃裏克·馬斯金解釋説,區塊鏈技術可以用來傳輸敏感的信息,比如從一方向另一方發送醫療信息;也可以用來協調非常複雜的物流管理活動,比如説航運,如果想把貨物從一個地點運往另一個地點的話,就可以用區塊鏈來安排由誰來負責運輸,這也可以確保費用的合理,也可以滿意地解決時間調度的問題。

  “在一些市場中,買方或賣方希望將他們的特定信息加密,這樣其他的買家或者賣家就無從得知,區塊鏈對於這樣的市場是大有用處的。區塊鏈技術在市場流通和未來分配環節發展中大有可為。”他説。本報記者 吳巧君

  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局長杜佔元

  借力人工智能 推動文化發展

  “人工智能作為新一輪產業變革的核心驅動力,正在釋放歷次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急需的巨大能量,不斷催生着新技術、新產品、新產業,也日益深入影響和改變着人們的生活。”在昨天的主題演講中,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局長杜佔元用“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形象地説明這一鏈式反應。

  他説,時至今日,人工智能的每一步發展都與文化產生密切關聯,在今天的智構新格局中,文化必將作為新格局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發揮獨特作用。一方面,人工智能技術的廣泛深入應用,將對文化領域產生日益深遠的影響,極大地豐富文化的主體和文化交流的形式。近期,天津等多地都將發展基於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新型文化業態列入了發展規劃,積極打造文化產業新的增長點。另一方面,人工智能的健康可持續發展,有賴於人類文化的滋潤與涵養。

  杜佔元説,借力人工智能技術,推動文化交流發展,需要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中國外文局將順應人工智能發展潮流,發揮在國際傳播領域的綜合優勢,不斷探索和推動智能技術與文化交流的深度融合。

  中國通用技術集團董事長於旭波

  智能化振興機牀產業

  昨天,中國通用技術集團董事長於旭波在智能大會高峯會上稱:“製造強須裝備強,裝備強須機牀強。機牀作為工業母機,事關國家產業發展、工業振興,特別是高端數控機牀,在裝備製造領域有廣泛用途,是一個國家工業水平的重要標誌,也是國防工業和先進製造業的基石,是國之重器。”

  “我們立志打造世界一流機牀產業體系,從全局高度進行統籌佈局。”他説,這些佈局包括加強整合協同,形成“一盤棋”發展格局,並積極推進產業鏈生態建設;堅持科技創新戰略,通過組建機牀工程研究院,打造國家科技研發中心,主導成立“數控機牀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聯合產學研力量,推動關鍵技術的突破;通過智能化推動轉型升級,組建數字化創新研發基地,向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等未來新高地進軍。

  “智能化為機牀產業振興帶來新機遇,通用技術集團正在啓動‘通用智造’行動計劃。”於旭波表示,通用技術集團力爭實現“換道超車”,成為代表中國高端數控機牀和智能製造水平、具有自主核心技術和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高端機牀裝備集團。

  曙光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歷軍

  擁抱碳中和 助力天津打造智造高地

  在第五屆世界智能大會上,曙光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歷軍發表了主題演講,他説目前算力需求激增,數據計算中心應擁抱碳中和,曙光將助力天津打造智造高地。

  “液冷技術的應用將大幅度降低數據中心能耗,若全國一半的數據中心採用這一技術,降低的能耗相當於再建一個三峽大壩,由此可見‘冷’未來或將成為中國科技製造業常態。”歷軍説,先進的液冷數據中心對於推進我國實現碳達峯、碳中和目標,具有重要意義。

  在數字經濟和萬物互聯的時代,海量數據的計算與處理需要不斷擴大數據中心的基礎建設規模,直接導致中國數據中心能耗總量直線增長。因此,降低冷卻耗能並推進數據中心低碳運轉,是突破產業發展瓶頸,踐行碳中和理念的關鍵一環。作為液冷數據中心的市場領導者,截至目前,曙光擁有液冷核心專利近50項,部署的液冷服務器已達數萬台。

  歷軍透露,基於曙光的綠色數據中心技術與智能製造基地,公司將在智能製造、產業生態與技術研發三個方面全面支持天津計算產業實現集羣發展、創新發展,將天津打造成計算科技創新高地。

  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

  新經濟帶來“換道超車”新機遇

  在高峯會下半場,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教授通過視頻連線方式和與會嘉賓分享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主題演講。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經濟是基礎。林毅夫認為中國的經濟增長還有很大潛力。“一方面,我們現在人均GDP剛超過1萬美元,跟發達國家比還有相當大差距,還處於追趕階段。以實際的數字來看,2019年我國人均GDP按照購買力評價計算,相當於美國的22.6%,從2021到2035年,應該還有9%左右的增長潛力。另一方面,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經濟有一個特性,就是新產品的研發週期特別短,而且投入主要以人力資本為主。因此,發展短週期的新經濟,中國是有優勢的。發達國家在傳統資本上,從工業革命以後已經積累了兩三百年,這方面我們還有差距。但是人力資本發展方面,我們跟發達國家的差距很少。”

  他説:“世界智能大會圍繞新經濟、大數據、人工智能展開討論,這正是我們‘換道超車’的機遇和優勢所在。希望通過世界智能大會,幫助企業家抓住新經濟機遇,貢獻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以及世界新的穩定格局的到來。

  騰訊集團高級副總裁奚丹

  數字化轉型是持久戰更是攻堅戰

  昨天,騰訊集團高級副總裁、首席人才官奚丹在世界智能大會上深有感觸地説,數字化發展,既是持久戰,更是攻堅戰。

  奚丹舉例説,不久前,國家統計局在公佈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時特別提到,這次人口普查有“五個首次”:首次全面採用電子化,實時及時上報數據;首次實現普查對象通過互聯網自主填報;首次利用行政大數據進行比對核查;首次實現利用互聯網雲計算雲服務實時處理工作;首次用信息化系統對700多萬普查員進行線上管理。

  奚丹説,這“五個首次”的背後,正是提高數字化政務服務效能的一次成功探索,也是騰訊300多位技術人員、封閉239天的一場“攻堅戰”。騰訊作為“數字化助手”,支持着700萬基層普查員,用企業微信和小程序進行高效協作。他們的併發請求量可達到每秒11萬,數據庫查詢量可高達每秒120多萬。這場“攻堅戰”讓14億人口的普查登記順利完成,實現了十年一次的“大國點名”,這既是中國普查工作的一次技術革命,也為全球普查工作提供了中國經驗和中國方案。

  奚丹還表示,讓綠色成為高質量發展的底色,需要科技創新引領,科技企業責無旁貸。

  中科寒武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CEO陳天石

  AI“芯”技術賦能行業新發展

  陳天石創辦的中科寒武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歲了,他帶領一支計算機基礎研究的團隊創辦公司,把理論轉化成真正可用的產品。5年裏,他們設計了世界上第一款用於終端的人工智能處理器,使超過1.3億台的手機具備美顏、視頻處理以及語音識別等人工智能處理能力。

  “智能芯片領域大有可為。”昨天,陳天石在世界智能大會高峯會上説。什麼是人工智能芯片?他解釋説,大家耳熟能詳的芯片,是面向通用計算的領域,而面向人工智能領域所設計的芯片,則專門解決人工智能領域的一些專門問題。比如網上銀行的人臉識別、一些複雜的搜索引擎和廣告推薦的業務,背後都是有複雜的人工智能模型和巨量的人工智能計算能力在做支撐;再比如智能網聯汽車,對於人工智能計算能力的需求也非常大。

  “如果説互聯網、信息技術對人類社會已經進行了一次、兩次的重塑,那麼人工智能技術在接下來的10年、20年當中,會對我們的人類社會形態、工作方式再進行一次重塑。所以,在這個發展的大潮中,整個人工智能產業鏈要共同努力。我們也希望能夠為天津人工智能事業發展作一些貢獻。”陳天石説。  

  中國工程院院士、阿里雲創始人王堅

  人類第一次城市數字化應該在中國完成

  中國工程院院士、阿里雲創始人王堅在智能大會高峯會上回憶,5年前,因為看到全世界城市面臨的挑戰,他有了城市大腦的設想。

  他説,城市大腦一個最基本的出發點,就是怎麼能夠用一個城市在數字化時代留下的最寶貴的資源──數據資源,來優化我們整個公共資源的使用。

  他舉了5個城市的例子:在杭州,惠民政策“一個都不能少、一天都不能差”,靠的是技術;在南昌,因為建城市大腦,它成為了在世界範圍內第一個從限行又改成不限行的城市;在普洱,因為做了城市大腦,第一次把大象的活動跟網格員的工作聯繫在一起,使得以前會漏報掉的那些大象傷人的事件,能夠放到管理體系裏面來;在長春,城市大腦為數據流動引入了自主創新的法律仲裁機制,也產生了積極的效果;在天津,從去年開始建城市大腦,它的疫苗接種、系統聯動,也使得在這裏創造出非常有特色的城市治理場景。

  王堅説:“我們今天城市之所以有現在的產業,是因為100年以前我們完成了電氣化。”他相信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城市數字化,應該在中國完成。

  360集團董事長周鴻禕

  車聯網安全大腦須量身打造

  有人説老周“不務正業”,你一個做殺毒軟件的為什麼也去摻和造智能網聯車?在第五屆世界智能大會上,他道出了其中的緣由。

  360集團董事長周鴻禕説,智能網聯車可能是這個時代給予中國先進製造業轉型升級和互聯網轉型升級最大的機會。在他看來,汽車的智能化,本質上就是軟件重新定義汽車。因為汽車裏所有的東西,一切皆可編程。

  周鴻禕預言,未來全世界智能車發展的龍頭企業一定會是中國的新興企業。面對如此巨大的機會,360又將扮演什麼角色呢?“汽車的數據化、智能化和網絡化,不僅顛覆了汽車結構,還重新定義了安全。” 三句話不離安全的周鴻禕,一口氣説出了影響智能網聯汽車的五大挑戰:挑戰一,代碼數量增加帶來安全缺陷指數級的增加。未來衡量車輛的指標不再是馬力,而是算力。挑戰二,汽車是萬物互聯的物聯網的代表,必然增大了攻擊面,雲端安全成為當前最大的安全隱患。挑戰三,未來的車企是一個複雜的混合網絡結構,供應鏈、消費者網絡的問題,同樣會導致車企被進攻。挑戰四,持續採集車內外信息,源源不斷彙集到雲端,這就帶來大數據安全問題。挑戰五,傳統的適合電腦和手機的安全手段不再適用。

  周鴻禕最後説,數字化是雙刃劍,必須量身打造出一套車聯網安全大腦,這就是360選擇聯合造車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