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為中等收入羣體的一員,需要有多高的收入——年收入10萬元、20萬元還是30萬元?

  現實問題是,通往中等收入羣體的路上,有多座大山橫在面前:户籍、房產、子女教育等,每一座都在拉遠我們和中等收入羣體之間的距離,中等收入羣體的門檻也在無形中被推高。

  金錢容易衡量,獲得感不易尋找。在中等收入羣體身上,我們不應只看到蒼白的銀行卡中的數字,而應該是能否有一種閒庭信步的心態,能否有“日扶瑤琴聽音”的愜意,能否體現出生活質量和生活品質的提升。

  但擴大中等收入羣體顯然又有着深遠的意義。在上月舉行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三次會議上,中央明確提出擴大中等收入羣體的決策,推進橄欖型社會結構的形成已越來越成為國家政策的重要着力點。就此話題,《每日經濟新聞》尋找樣本,訪問專家,對比今夕,參考海外,試圖通過這組報道管中窺豹,一探中國擴大中等收入羣體之路。

  構建橄欖型社會結構,需要發展起龐大的中等收入羣體,這是世界上很多國家走向發達的經驗。

  5月16日,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三次會議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提出了“六個必須”,以致力於擴大中等收入羣體。

  可以預見,未來將有一大批低收入羣體躋身中等收入羣體。而當前,是否屬於中等收入羣體中的一員,如果僅用個人收入一項指標來衡量,或許有失偏頗。實際上,户籍、房產、子女教育、社會保障等指標,都會對個人在社會羣體中的劃分產生重要影響。為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對白領、公務員、企業主等多個羣體進行樣本調查,試圖呈現出不同行業中等收入羣體的感受差異。

  農民有望成中等收入羣體主力

  習近平強調,擴大中等收入羣體,關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是轉方式調結構的必然要求,是維護社會和諧穩定、國家長治久安的必然要求。

  對於中央如此濃墨重彩地強調擴大中等收入羣體,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所長常興華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擴大中等收入羣體比重、形成橄欖型社會結構,已越來越成為我國國家政策的重要着力點和戰略安排。

  常興華認為,擴大中等收入羣體,可以促進經濟的穩定增長,也有利於提高社會發展水平和增強社會穩定。

  常興華建議,依託六個“必須”,從發展戰略角度擴大中等收入羣體,形成橄欖型社會結構,應從以下方面做起:首先是要保持經濟穩定增長,推動實現經濟轉型;其次,保證就業穩定,推動勞動收入穩定增長;再次,穩妥推進新型城鎮化進程,做足中等收入羣體增量;最後,調整國民收入分配結構,增加居民收入。

  “根據我們的研究結果,到2020年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時,中等收入羣體應該能佔到全國總人口的一半,橄欖型社會結構將開始初步形成。”常興華説。

  據瞭解,我國中等收入羣體中80%以上人口集中在城鎮。很大程度上,推進城鎮化是擴大中等收入羣體的重要途徑。發達國家經驗也證明,歷史上中等收入羣體的形成,與人口城鎮化的發展密不可分。

  為此,北京師範大學收入分配研究院執行院長李實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説:“農村人口尤其是佔全部人口20%~30%的農民工,這部分人應該成為中等收入羣體最大的人口來源。”

  户籍、房產等壘高中等收入門檻

  “我覺得在北京的話,家庭年收入至少得40萬元以上,或者説個人年收入至少得接近30萬元,這樣才能算是中等收入羣體吧。”在被問到如何看待中等收入羣體時,在北京多年從事IT行業的白領董鑫報出了自己心目中對中等收入羣體門檻的判斷。

  2011年研究生畢業後,出生在南方某城市的董鑫,在北京找到了自己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外企科技公司做研發。隨着資歷加深、經驗積累、能力提升,董鑫的工資也在穩步上漲。他告訴記者,現在年薪過20萬元,但感覺只是温飽有餘,離中等收入羣體還有一定的距離。

  “並不是我矯情,而是確實感覺自己壓力很大。”初為人父的董鑫解釋説,現在租住的兩居室每個月僅房租就要花5000多元,如果今後孩子在北京上學的話,肯定要在北京買房,所以這幾年正拼命多賺錢。

  實際上,董鑫也説出了很多在北京工作的非京籍人士心聲。按照北京就近入學的政策,對於非京籍人員是否在北京有房產並沒有限制,但記者瞭解到,從報名上幼兒園開始,就已經有一些差異。一些公立幼兒園就要求按批次報名,無房的非京籍人員子女一般都是劃在最後一批次。

  “户口和房產是自己奮鬥的兩個目標,第一步需要解決的是買房問題,看看北京這邊孩子上學的政策如何,不行的話,只能讓小孩回老家上學了。”董鑫説。

  孩子已經接近上學年齡的劉峯最近剛在北京郊區買了一套二手房,他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坦言:“我們夫妻都不是北京户口,之所以買房就是為了讓孩子儘可能去公立學校就讀,我周圍有小孩的朋友基本上都買了房子。”

  對於感覺是否已進入中等收入羣體之列,劉峯稱,自己年收入20萬元左右,買房找親戚、朋友借了一些錢,每個月還要還房貸,生活壓力很大,肯定不能算是中等收入羣體。

  2015年12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發佈的《社會藍皮書:2016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對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的中等收入羣體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北京的中等收入羣體收入最高,年收入為25.6萬元,其次是上海中等收入羣體年收入為21.98萬元,廣州的中等收入羣體年收入相對較低,為17萬元。

  但記者同時也採訪了多位有房且無房貸的北京本地白領,他們普遍感覺經濟壓力並不大,一些年收入遠低於25.6萬元的人員甚至認為,即便自己算不上中等收入羣體,但自己現在過着的卻是中等收入羣體的生活。